贵女重生记

作者:饭团桃子控
类型: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0707人
  大晋贵女刚复活就被人被人嫌弃,丢了亲事……天眼见着就要亮了,一位披着蓑衣穿着火红军服的少年郎骑着骏马,踏着晨露直往范阳奔去。更夫吃了一嘴儿土,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因着沈十八娘簪花礼,这范阳的地界都要踏低一尺了,看这身烈火祥云,想必是鲁家的儿郎!”。...

贵女重生记txt百度云  贵女重生记起点  贵女重生记txt下载  贵女重生记txt百度网盘  饭团桃子控贵女重生记  贵女重生记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贵女重生记 小说  贵女重生记txt  贵女重生记免费阅读完整版  贵女重生记  


贵女重生记最新章节



贵女重生记相关资讯

贵女重生记精彩情节

到了簪花祠附近时,侍女们便齐齐停下脚步,前头的地方,绝对不是她们这等身份的人,能够进去的了。

在世家望族中,这簪花礼是女郎最为看重的事,这意味着她花信正好,中意的郎君可以上门求娶了。

“当时祖母病重,大伯母带着各房家眷一起去远山寺祈福。归来途中遇到了一群匪徒。我当时年仅五岁,阿娘将我藏在马车里,她与大兄一同抗敌救人。”

“昙花?花细白而蕊黄,形容少见,没错,就是此花,没有想到,沈十八娘,居然没有获赐牡丹,而是这转瞬即逝的昙花……”

沈庭一震,猛地站了起来,怒目圆睁:“你说什么?什么被谁害死的?母亲就是为了生下你这个孽障剖腹取子而死!”

果见那王十一郎抚掌大笑起来:“十八娘,这下我九姐可要松口气了,她可是日日对着她那朵牡丹喊卿卿呢,你得了昙花,我们太原的邪风可终于是要散了……”

“大楚改元那年,我遇刺,你娘以一己之力击退数人,可最后也是寡不敌众,替我挡了一刀。岂料毒性太大,你娘当场便去了。你非足月而生,天生弱症,在三岁那年,访得神医,得一丸药,若是出嫁前病情无反复则断了根,此后与常人无异,若是……也是你的命数。”

沈家的祖宅,在整个范阳都极有名气,尤其是石。沈家世代书香,簪缨数百年,藏书之丰,大楚少有。便是那一山一石上,都刻着名家书法。而簪花祠,便在这庭院最深处,散发着淡淡地幽香。

天眼见着就要亮了,一位披着蓑衣穿着火红军服的少年郎骑着骏马,踏着晨露直往范阳奔去。更夫吃了一嘴儿土,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因着沈十八娘簪花礼,这范阳的地界都要踏低一尺了,看这身烈火祥云,想必是鲁家的儿郎!”

“十八身条高,以前梳着丫髻怪违和的,如今倒是顺眼多了。咦,这个口脂颜色好!你怎么嘴唇发白,莫是怕祖母给你簪朵野菜花?”

沈庭越发的不好意思起来,他哪里就是为了什么簪花礼了,他明明是为了沈琴的婚事来的。到底该如何开口?

他正呆愣着,北流塞了个灯笼在他手中,轻轻说道:“十八娘说,琴娘的亲事,让您不必挂心,必不能成。”

“后来听到外头的人声音小了,我便走了出去,只见阿娘坐在地上,交了一张纸给袁阿么,然后……然后拿起刀,剖腹取子,生下了你,大兄在一旁昏迷不醒,满地都是血,都是阿娘的血……”沈庭说着,竟然流下泪来。

十八娘垂眸行了个礼,“十八近日多感不适,畏寒体乏。”她说着,手有些微微地颤抖,她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手心。

“十八娘,时辰快到了!”

鲁氏满门被屠?什么叫满门被屠?明明是战死沙场……

她重生到大楚这么多年,从未真正将自己当成沈静。她费尽心机成为祖母跟前的红人,名扬天下的贵女;嫁王氏儿郎,分明就是照着上辈子的痕迹,一步一步过回熟悉的日子。她在害怕,满世皆楚人,安知何处是吾乡?

她原本想着,如今算是太平盛世,她嫁给心仪的男子,当上王氏宗妇,照拂一下这个身体的兄弟姐妹,也算是还了恩情了,美好又顺遂的一生,正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

“十八娘,夜风太寒,奴为你关窗可好?”大丫鬟南枝挑了挑被风吹弱的灯芯,担忧的问道。看起来昙花也不错,可是在南枝的心里,只有牡丹才配得上她们的十八娘,更何况,王氏宗妇,非牡丹不可。那十八娘……可怎么办?

她那难得一见的祖父,正站在不远处的小楼上,静静地背着手望着她,他好像在思量着什么。十八娘近年来在沈家算是风头无二的女郎,可是祖父却与她格外的生疏,便是十六,都曾经得祖父指导过剑法,虽然不过十寥寥数语,却让十八娘羡慕了好久。

  • 步,说&他是万

    沈庭站在十八娘的院门口,却迟迟不敢迈开那一步,说是妹妹,却是没有见过的。若不是为了沈琴,这范阳,他是万万不想踏进一步。

    2021-09-29 02:01:09详情点赞(0)回复(0)
  • 花,前&还特意

    她抬头一看,果然看到祖母手中拿着一只白玉簪子,簪头上正是那罕有的昙花,前年祖父院中那株昙花开时,还特意设了夜宴,邀请了他的至交好友来一同赏花。她那时正在一旁斟酒,才有幸得以一见。

    2021-09-28 09:09:15详情点赞(0)回复(0)
  • 甩了甩&朝着簪

    沈十八将剑挽了个花儿,插回剑鞘,弹了弹身上莫有的尘土,甩了甩衣袖,挺起胸膛,便朝着簪花祠走去。

    2021-09-28 01:01:50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他&的赶过

    另一个人,说起来,她并没有见过他。他长得和她略有几分相像,两眼乌青显得有些憔悴,一看便是风尘仆仆的赶过来的;他身上带着一股子的煞气,在周围温文尔雅的儿郎之中显得格外的突出,不是个军爷便是游侠。

    2021-09-28 11:21: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听,&。你个

    十六娘一听,忍不住笑出声来,“难怪范阳人都说,牙尖嘴利,当数沈十八。你个小娘,当真是没脸没羞,不害臊,哪家小郎敢娶你?啊!我知道了,一定是那王……”

    2021-09-30 03:26:57详情点赞(0)回复(0)
  • 白。她&白腻。

    沈十八看着镜中的自己,挽着最普通的流云髻,干干净净,衬托得她越发的白。她向来颜色好,皮肤更是像那羊脂膏子似的白腻。

    2021-09-28 10:53: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之后,&正想上

    簪花礼之后,便是游园会,各家适婚的儿郎和小娘吟诗舞剑,论论天下大道,甚是轻狂。十八娘正想上前去见见那素未谋面的兄长,却瞅见小楼上的祖父冲着她招了招手。

    2021-09-29 07:08: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是&…”

    “昙花?花细白而蕊黄,形容少见,没错,就是此花,没有想到,沈十八娘,居然没有获赐牡丹,而是这转瞬即逝的昙花……”

    2021-09-29 03:30:4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