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相夫

作者:凤亦柔
类型:现言 状态:完本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25206人
  才死两天,未抬出门时,就有人来打娃,记挂老公?岂有此理,孰可忍,孰不可以忍!占了人家的躯壳,做了人家的娘,不管怎么说替人家也才,以及维护小娃权益,夺回来小娃他爹,看正妻死而复生,坚决沉重打击狐媚小三......啥?俺没资格?俺但是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抬进你家大门,拜了天地宗祠牌位的!有木有?究竟有木有?灵堂上,徐府三少夫人宁如兰白衣素服,往灵牌前上了一柱香,仗着有几个婆子伴在身侧,大胆地注视着牌位,烛光下,一品诰命威远候夫人秦媚娘之灵位,端端正正一排黑漆字闪闪发亮,她微叹口气,摇了摇头,还是不敢相信,那样一个活色生香,温柔淑婉的绝世佳人,年纪轻轻的,说没就没了。。...

奉子相夫百度云  奉子相夫在线阅读  奉子相夫里恒儿是谁的孩子  奉子相夫全文免费阅读  奉子相夫小说  奉子相夫  


奉子相夫最新章节



奉子相夫相关资讯

奉子相夫精彩情节

“大嫂!”宁如兰平日里虽说与秦媚娘交情甚笃,此时却也连惊带吓,声音颤抖,就算身边带了二十多个人,而且婆子们都举起了粘有各种符条的灯笼,她仍不免张口结舌,说话结结巴巴:

照婆子们说的,秦媚娘年方十七,生有一个半岁大的儿子,先前病了一个多月,她的候爷丈夫每日都会来看她一会儿,除了丈夫陪着她,还有一位女子,丈夫的表妹郑姑娘,也来陪护病中的表嫂,那位表妹听说是要接替她作威远候夫人的,已经开始显露出主母架式,这些天奉了夫人的命,以照看小孩儿为名,霸着她的丈夫,睡着她的房间,儿子夜里哭闹,当着候爷的面,她竟敢呵斥出声,甚至今儿早上还掐了孩子一把,惹得孩子哭闹半天,怎么哄也哄不下来......

刚一进入院门,年轻男子便被眼前纷乱噪杂的人们弄得怔住了,沉声喝了一句:

宁如兰秀眉轻颦:“咱府里大奶奶明日出殡,二奶奶是知道的,大太太病后都是她撑着内院,咱们太太又素来不管事,爷们只管着外边,这内院就凭我一人,怎弄得好?我可是什么都不懂,这两日已经把我折腾坏了,明日岂不是更要了我的命去!”

岑梅梅,不!现在是恒哥儿的母亲秦媚娘,怀抱睡过去的幼儿,慢悠悠走在回廊上,听着四面乱纷纷的人们各种各样的声音,禁不住苦笑:这也太狗血了吧?穿到哪里去不好,偏穿到当娘的人身体里!而且看样子这具身体还很不受尊敬,还没死丈夫就订了继室,那郑姑娘未正式嫁过来,就敢虐待她的孩子!

她打算回到那个阴森森的灵堂,眼下除了那里,她不知道该呆在哪,初来乍到,这个世界陌生得很,搞不清楚状况,灵堂上不是有几个多嘴婆子吗?让她们给自己造一个声势,也好让这府里的人都露头,大家认识一下。

不管怎么说,她已经活过来了,表面上,总该露出点喜色吧!

翠喜和王妈妈忙上来抱过小公子,几个人扶了秦媚娘,照她原先走过的路返回她住着的清华院。宁如兰目送她们离去,朝徐俊英行了个礼,遣散众人,分几拔各朝不同的方向散去。

“你是谁?”秦媚娘活动手臂,将孩子托高些,闲闲地问了一声。

棺材里的盛装美人越听越气愤,粉面一沉,翻身要爬起来,身上裹着又长又宽的绸缎衣裳,牵绊住她,挣扎了好一会儿,才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秦媚娘弱弱地说道:“我是不是病得太久?又经此一难,这脑子竟是坏了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林婆子兀自说下去:“候爷另娶那是天经地义,他也算对得起大少奶奶了,生前疼爱,病着的这一个月里,哪天不到床前看一看?恩爱夫妻也不过如此。只是男人们向来粗心,候爷顾不到恒哥儿,恒哥儿是大少奶奶心头肉,半岁的娃儿哪有不闹不哭的?郑姑娘如今就对哥儿喝来斥去,以后还不定怎么折腾呢!唉,可怜的恒哥儿!听说今早上又掐了哥儿呢,这可不是我瞎扯,翠思亲口跟我家二丫说的!”

郑表妹之后,还有谁为着威远候夫人的名份而来?

威远候徐俊英剑眉如画,眸似墨玉,刚毅俊朗的脸上平静淡定,毫无惊诧之色,他才从外边回府,照例来亡妻灵堂看一看,谁知竟遇上这样的事情。

本已将她放下,死了还能为她惋惜一把,这一活过来,却又不知该如何相对。

“媚娘,把恒儿给我!”

“这鬼天气越发的冷了,白天是大奶奶的丫头们在,夜里还是我们几个婆子守着灵堂,可真是受罪呢。只不知道候爷今晚还来不来?昨夜将近一更他来守了一个时辰呢。”

回廊另一端,匆匆跑来几个丫头仆妇,其中一个微胖的婆子和一个清秀的小丫头只看了秦媚娘一眼,便大哭着扑上来,抱着她的腿跪倒在地:

“你要敢吃那上面的酒,我立马儿奔回去,拿我们老头儿备下过年的腊肉干给你下酒!”

徐俊英看着娇美俏丽的秦媚娘,唇边泛起一丝苦笑:妻子死而复生,作为丈夫,他是该庆幸还是该烦恼?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