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轻点爱

作者:梧桐阅读
类型:奇幻 状态:已完成编辑:书信起笔 在读:6057人
  《夫君轻抬爱》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尹晚,南宫夜,陈悦雪之间的故事。夫君轻抬爱约13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夫君轻点爱相关资讯

夫君轻点爱精彩情节

南宫夜小说名字叫做《夫君轻点爱》,这里提供南宫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夫君轻点爱小说精选:第8章:一刀一刀割下来喂狗! “五大世家。”南宫夜说着嘴角勾起令人着摸不透的笑。 “哼,害怕了吧,如果害怕了马上让你身边那个瞎子给本小姐磕头认错,本小姐心情好也许会考虑考虑原谅放过她。” 瞎子?磕头认错? “不知所谓。”南宫夜轻笑讽刺一声,声音明明如来自地狱般的感觉却宛如天籁。 手中诡异的血红灵力一掌朝陈悦雪挥去,有几个人想救陈悦雪,这样也许就能得到陈家的青睐,从而进入陈家。可是就在他们准备出手时,竟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齐齐朝…

第6章:护她一生一世安然无恙!

南宫夜自己也许都不知道从月尹晚开口说“我愿意”后,嘴角就一直勾着,淡淡的笑,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

“这个粥是你做的?”突然,月尹晚抬头问道。

南宫夜只是空出一只手摸了摸月尹晚的脑袋,没有说什么。

“这个粥,很好吃。”月尹晚明显感到当她说完这句话时,南宫夜有一丝停顿。

南宫夜呆愣,因为小女人无法修炼,所以不可能直接喂食小女人灵物,而这偏僻的地方也没什么好的东西,看向那碗寡淡无味的白粥,喉中像被什么堵住,涩涩地说不出话来。这只是最简单无味的白粥!

放下碗勺,搂住月尹晚的身体轻摇,如抱抚婴儿一般,低问:“女人,很好吃?”

“好吃。”月尹晚如实回答,至少比她以前吃的那些好的太多太多。

“那尹儿,平常都吃些什么?”南宫夜声音暗哑。

吃什么?月尹晚想到这,嘴角勾起讽刺一笑,在现代的她和这个异世的原主人除了一些残羹冷炙就是过期或者坏了的。从来都没有吃到一点好东西,哪怕是粥。

月尹晚摇摇头,既然重活一次,那么以前的都过去了,而且她也不想让他为她担心与自责。

南宫夜见此也只能沉默着,又向月尹晚的口里舀了一勺粥。

夜半,夜幕早已低垂,黑夜的空气中难得的有一股自然的泥土味与青草的清新味。

南宫夜手臂环着月尹晚,让月尹晚脑袋握在他的怀里,看着早已睡去的小女人想着,

小女人恐怕暂时送不走了,不是他狠心,而是他的仇人太多,最近邪族也不是发了什么疯,尽找他麻烦,所以他担心邪族趁着机会把这个小东西捉去。这个小家伙又没有半点修为,眼睛也看不见,到底该如何是好。而白天的话也不是他的敷衍塞责,而是发自内心、肺腑的想护她一生一世,不想让她再受一点伤害。

他南宫夜此生只要有命在就一定护她安然无恙,南宫夜在心里暗暗发誓道。他不知此时已经有一颗名叫爱情的种子早已种入心底,正慢慢的生根发芽。

南宫夜将月尹晚拥在怀里一起入眠。

这一次是南宫夜睡得最舒服而且安心的一觉……

月尹晚也是一样,十几年来自己都是一个人睡。

夜,还很长。

床上一大一小正相拥而眠。

天才刚刚有点蒙蒙亮,月尹晚便醒了过来,感觉自己正被人抱着,南宫夜稍微移动了一下身子将心脏的位置挨近了月尹晚。

月尹晚凭着感觉摸索着南宫夜的腰,结果摸到了南宫夜的胸口位置,南宫夜身子一紧。右手已经聚起一股庞大而带着杀气的血红色灵力!

这是胸口,转而朝着胸口朝下摸去,直到摸到南宫夜的腰,月尹晚然后双手用力的环抱住南宫夜的粗腰,把脑袋深深的埋入南宫夜的胸膛里,便又带着幸福入睡。

在月尹晚刚醒过来时,南宫夜便醒了。

他之所以没有动作,一来是他的确不想动,仿佛月尹晚身上有一股魔力,让人感觉到很安心,很舒畅的感觉。

二来,他是想试探一下月尹晚,看月尹晚是不是真的看不见,还有是不是什么图谋不轨的不良之人!他之所以会这么想,是有根据的。

一个人毫无半点灵力,半点修为的普通人居然能在古木森林里待着,就算是小女人的父母丢在那的,可小女人身上却有一种让人安然,舒心的感觉,这点就不得不奇怪了。而且小东西看上去虽然瘦小,皮肤是不怎么健康的白皙,而且很容易生病,可这样的小东西,却还是给人一种生机与生命力的感觉!这点真的很让人产生疑问。所以他是有些疑惑的。

于是他才将每个人最重要的地方露出来,试探月尹晚。如果月尹晚当时有半点异样他会毫不犹豫的一掌将月尹晚杀掉!果然,小女人还是如他心里最希望的一样,是个很单纯的小女人。

南宫夜紧了紧盖着月尹晚的棉被,然后在月尹晚嘴唇轻轻的啃咬了一下,月尹晚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咬自己,

南宫夜嘴唇微翘,这种变化叫他自己都还未发现,然后也同样拥着月尹晚睡去。

这一觉,睡到了中午两人才缓缓醒过来。

月尹晚睁大着眼睛,没有神色的到处看着。

“饿了没?”南宫夜扳过月尹晚的身子对着自己轻声问道。

南宫夜将月尹晚抱出棉被,然后替月尹晚和自己整理好衣服,便牵着月尹晚的手下楼。

月尹晚在有意识中第一次这么真实的接触成年男子的手。

他的手很大很温暖。而此时月尹晚的心里涌入一股暖流。

来到楼下时,一些住店的人早已经在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