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繁华

作者:归海子陵
类型:穿越 状态:完结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1796人
   他说:“我娶你但是是为了父辈们愚不可及的承诺,我这一生一世爱的都是平玲!” 他说:“我娶你但是是为了保护好我心爱的女人,切记痴心妄想从我身上可以得到什么!” 为什么她的一生都在为别人活,为什么她的幸福总是会如果很渺茫。...[更多] 书籍简介:他说:“我娶你但是是为了父辈们愚不可及的承诺,我这一生一世爱的都是平玲!” 他说:“我娶你但是是为了保护好我心爱的女人,切记痴心妄想从我身上可以得到什么!” 为什么她的一生都在为别人活,为什么她的幸福总是会如果很渺茫。那就老天给了她一次复活的机会,如果她这一次就得真正的的为自己活。做回原本的自己,管他是...

繁华退却后梦一程  一梦繁华三千秋 梦醒飘摇万事休  一梦繁华对应的词  一梦繁华三千秋意思  一梦繁唐  一梦繁华三千秋  一梦繁华的意思是什么  


一梦繁华最新章节



一梦繁华相关资讯

一梦繁华精彩情节

第一章“我娶你不过是为了父辈们愚蠢的承诺,我这一生一世爱的都是平玲!在这个家你做任何事我都不会管,但是不要妄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这就是新婚当天那个冷俊的男人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他是我的丈夫,却又不是。因为新婚当晚他便跑去了别处,然后再也没有踏进我们的房间。每晚一个人蜷缩在两米宽的床上,看着梳妆镜前闪耀的首饰,映着月色发出幽淡的光,仿佛一双双充满着鄙夷与唾弃的眼睛。我便会想为什么要答应嫁进来,即使他反对自己还那么执着。为了钱?应该是吧!父辈们出生入死的交情定下这荒谬的婚姻,然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本就不大的家业瞬间败落让母亲一病不起。然而那天许叔将我与母亲接进这幢如城堡般华丽的别墅,拉过他身边的少年指着我说:”耀辉,这就是瑶儿,以后她会和我们一起生活,你要好好待她,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就是做他的妻吧。那年他十九,我十七。我——洛思瑶,本是一个有着任何同龄女孩该有的普通与欢笑,然而我的执念却毁了这些。嫁给他以后就不会受苦了吧。但是我总觉得还有什么原因,为什么每次他笑着摸我的头说:“瑶儿,我当你是亲妹妹。”我会想哭。为什么看见他和那个叫平玲相依偎的身影时,我会那么痛,那么恨。两年他总是小心的照顾我,而那天他跑来求我放弃这门婚事,我从未见过如此脆弱的他。可是我没有答应。看着他绝望的泪眼透出怨恨与决绝,我知道是许叔拿那个女人来威胁他,而自己也是帮凶。于是如愿以偿的成了他的妻,却失去了一切。我们在人前虚伪的恩爱,就更害怕夜晚空旷的房间。这样的日子好可怕!可笑的是我成了是名义上的许家少奶奶,成天和一群打扮的光鲜艳丽的少妇穿梭在各个名牌街上。直到那天虚伪的生活被撕开了。看着街对面两人相牵的手,只感觉自己好像瞬间坠入了冰河,冷地刺骨,令人窒息。“思瑶,那不是许耀辉嘛,你丈夫为什么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呀。”无视身边一群惊诧的美妇,我缓缓走过马路:“为什么连最后的尊严也不给我?”“这是你自己选的,反正这是迟早的事。”他回答的那么理所应当,眼神带着不屑于挑衅。“跟我回去吧,就这一次,我不想让她们知道。”我上前拉起许耀辉的手,却被他甩开。我不语再次拉起,却又被狠狠的甩开到退几步。“辉,别这样。先回去吧!”这时我一直想无视的女人走过来拉着她说:“对不起,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这算什么?装好人?我猛地将她推开。此刻,马路中间正上演着乏味的三人情感纠葛。忽然,许多人一同发出倒吸声,接着一个修长而熟悉的身影飞快的将我身边的那个女人扑倒在一旁。我却像被钉在了原地,看见他抬起头,眼神中有着不舍与痛苦。这一刻,他的眼中只有自己,这是多么美好呀!然后一阵猛烈的撞击,一切都陷入了黑暗。身体忽冷忽热,仿佛置身于冰窖又瞬间融入岩浆。痛苦的挣扎,这多么像临死的感觉。“可是我不要死,我才二十岁。”我想要反抗,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十九岁便嫁了他,却活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年。为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救了爱的人,却看着我死去,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猛地睁开眼,突来的光线刺得双眼生疼。“小姐,你终于醒了。”一个激动的声音响起,略带沙哑。看着床边这个一身长裙,挽着发髻的少女满脸疲倦,却流着泪抓着我的手颤抖的说着:“小姐醒了,小姐终于醒了。我这就告诉老爷夫人去!”说完就冲了出去。我却完全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自己好像被车撞了,但应该是在医院呀!可,这里是哪儿?慢慢撑起身子,却牵出浑身的剧痛,好像骨头被生生敲碎。抬头看看四周,古色古香的房间,轻纱缦缦,简单而优雅。一架古琴静静的躺在桌岸上,这应该是一间古代女子的闺房吧。再看看自己,一身白绸的亵衣,檀木床。再想想刚才的少女,终也明白了过来。以前曾和同学们看过不少的穿越文,怀着少女情怀曾幻想过无数次的情节真真地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可是现在的我没了任何兴趣。只想回去问问那个人,即使他不爱我,却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去。也许这是一场梦,也许醒来了就会回去了。对,这是梦!“瑶儿,你终于醒了!”这时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美妇走了进来,那美妇冲上来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激动的哽咽着,那男子也在一旁不语却眼睛微红。握着这温暖的手,突然能感觉但其中传达的莫名的温情。这个梦一时怕是醒不来了吧。那么既然梦开始了,就让它继续吧!第二章“你是……”我试探着问眼前的夫人,看她一身华服,地位应该不低。“瑶儿,你这是怎么了?我是你娘呀!”夫人伤心的看着我,又回过头对站在那儿一直未动的中年男子说:“老爷,这可怎么好呀。我们的瑶儿是不是摔坏脑子了。”那男子微微皱眉向床边走来。应该是猜对了,于是我抬起手指着他说:“那你是不是我爹?”“哎!”男子长叹一声又点点头。“对不起,我不记得你们是谁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我略感抱歉的低下头。一旁的妇人早已泣不成声。那老爷轻轻的摸了摸我的头略带伤痛的说:“只要醒来就好了!”“回王爷,柳先生来了!”这时门外一个声音响起。一位素衣男子走了进来,看样子也有四十多岁。他向那王爷请了安便开始是把我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询问了刚才的事。然后幽幽的说道:“王爷,二小姐的身子已无大碍,只是看刚才的情况,二小姐的失忆怕是由马车上摔下来,撞伤头部所致。至于何时恢复,在下也不确定。”这柳先生虽然穿着普通,但浑身都透着一股不羁,对这王爷老爹说话也是谦虚但不低微。看样子来头不小。王爷点点头,带着一丝歉意说道:“文潇,这几天辛苦你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我那这所谓的爹娘也关照了几句,便让她好好休息离开了。此时我算是弄清了自己的处境,王爷家的二小姐?嗯,身份倒不小。不过我好像有了爸爸,“爸爸”?父亲离开后仿佛带走了我的世界,那个无论何时都宠我的男人再也回不来了,从那以后母亲也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于是我将一切寄托在了许耀辉身上,现在他没了,却又多了一对父母。哼,这算是上天的眷顾吗?“小姐,你大病初愈,还是先歇着吧!”我抬头,原来是刚醒来见到的那女孩。刚刚有点混乱确实没注意到她。“你是?”“奴婢叫香月,是小姐的贴身丫鬟。”我走下床,身子已没原先那么痛了,拉起她的手走到桌子旁:“香月,你能不能讲讲以前的事儿。”并将她拉着坐下。她却突然倒吸一声,捂着自已的右手肘,脸色苍白。“怎么了?”我立马挽起她的袖子,只看手肘处早已肿的老高。“怎么伤成这样?”“都是奴婢的错,没好好照顾小姐,害您从马车上摔下来,还变成这样,”说着她“咚”一声跪倒在地,压抑的抽泣着。“你先起来吧,这也不能怪你。我现在不已经好了吗。你也别自责了,还是给我讲讲以前的事儿吧。”我说着将她扶了起来。想来这丫头是和我一起受伤的吧,不免有些心疼:“还有,这伤得去看看,要不以后怎么照顾我。”“小姐……”香月满眼感激的看着我。虽然以前在现代也是过着小姐般的生活,但绝不喜欢这种主仆的尊卑关系,看这丫头也不过十五六岁,在大户人家做下人定是吃了不少苦。“以后别奴婢奴婢得叫了,实在不习惯就叫自己的名字。”我知道让她一时半会改变是不可能的。“是小姐,奴,香月知道了。”吃了点清淡的粥后主仆俩聊到好晚,我也没了睡意。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原来自己的名字还叫洛思瑶,看来和这具身体真是有缘。这原来的洛思瑶是在从檀山回来的路上遭遇劫匪,慌乱中从马车上摔下来的,于是自己便来到了这里。只是哪个劫匪敢去抢一个王府家的小姐,事情也许没那么简单。不过这些都不足以为奇,只是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这先前洛思瑶上山烧香是为了下个月的入宫为后,这女人还是未来的皇后呀。不过现在是我了,听香月说到这我还是吃惊不小,怎么一来就摊上这么个主儿。难怪出这么大的事王爷也没请御医,怕这事传出去也不好吧。我现在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既来之则安之吧。闷闷的想着“哼!也不知那个许耀辉现在有多开心。其实自己苦苦纠缠,以为终有一天会得到回报,没想却折磨了自己那么长时间。是该放下了,算我成全他们。”就这么想了许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次日一早,洛夫人,也就是我现在的娘匆匆赶来。对我百般安抚,嘘寒问暖。眼中的温情让武器哦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不知她现在怎麽样。一定很伤心吧,自己离开就只剩她一个人了。聊了一早上也无非是些以前的事,可以看出洛思瑶的父母真的很疼她。不觉中我竟贪恋上了这种温暖的感觉,似已将他们看成了自己的亲人。谈话中洛王妃偶尔会说一些关于立后的事,像是在试探着问我的意见。其实我并不反对这门婚事,况且我也没有选择的余地。虽然不知道历史上有没有这个异蓝国,但是同是封建社会,即使爹是王爷但违抗帝王的圣旨的下场都一样吧。况且我这爹还是个好好王爷,不仅用情专一只娶一妻,而且对皇上那是忠心不二,想要让他违抗圣旨比登天还难。“娘,你能告诉我皇上为什么要选我?”做人妻总得知道原因。“瑶儿,说实在的这可是咱家几世修来的福分呀。也就半个多月前,皇上来王府,路经花园,远远听见你在亭子里弹琴。看了一会儿便走开了,于是和你爹去了书房不知说了什么,第二天圣旨就下来了。你那时也很高兴就去上香祈福,谁知回来的路上……”说到这王妃又伤心的哽咽起来。“而且,你现在……”“娘,你放心。我还是会嫁的。”想这皇上是喜欢洛思瑶的吧,毕竟只见一面便会立她为后。与其找个爱的人,不如找个爱你的人,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老听香月说过这个皇上,全是钦慕的话,幸好不是个老头子。其实我早已没了任何期盼,其实人生的另一半是谁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自认感情早已付出殆尽。当个皇后无忧无虑的过一生也不错。只是在那个华丽的宫殿中,自己又该怎样自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