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春秋史

作者:向九
类型:灵异 状态:完结编辑:春风酿酒 在读:22975人
  我总不愿意我相信异人鬼怪,灵异事件怪力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不断地地突然发生着,而你我也许是这些灵异事件怪力的亲历者或是见证者。每当夜幕降临到时降临到,在我拥被入睡之际,我总会情不自禁的遨游在这些奇闻异事之中,久而久之竟不能自拔。独乐乐倒不如众乐乐,因为我便萌出一个想法,他喜欢买大乐透,几乎保持着每天购买一注的热情。每天都做着同样的梦,不过这梦不过是哄人的白日梦罢了,王升希望有一天能够一夜暴富,那样就可以左手握着钞票,右手搂着美女,享尽这世间繁华,将自己穷酸时品尝过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丝毫不差的奉还给每一个曾经看不起他的人,每次想到这里自己就会不由得笑起来,只不过是默默地笑,眼神呆滞,这种类似意淫到高潮处享受到的快感,很能安慰他那颗不...

春秋史哪个好  春秋史百度云  中国断代史系列春秋史  春秋史对联  春秋史读书笔记  


鬼话春秋史最新章节



鬼话春秋史相关资讯

鬼话春秋史精彩情节

  奇怪的是这么热的天小女孩儿却穿着深红的棉袄一动不动的站在楼梯口,可能是谁家的傻孩子吧,王升没工夫理会小女孩儿就下了楼梯径直上班去了王升觉得今天步子好像特别轻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公司。

  恶人必有恶报,好人无需自扰,与你无冤无仇怎会害你,人是这样,鬼亦如此!

  “死的时候还留下一张纸条说卖烧饼的女孩儿是自己杀死的”大婶的声音更低了。像是怕被鬼神听到自己在议论他们,惹上麻烦。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王升看了一下手表并没有迟到,不由得窃喜。只不过奇怪的是每天都热情向自己打招呼的公司门卫今天却没有向自己打招呼,难道是因为最近自己工作业绩不理想被上司当着全公司人的面给训了,导致公司的人最近都不愿意打理自己的原因吧,唉!真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啊!

  王升刚收完东西就马上关上门,并且顺手把门反锁了,鬼鬼祟祟的将包裹拿到卧室,打开外边的一层薄膜后却是是一层粗糙的的白纸包裹的四方盒子,急忙扒开一看原来是个保温水杯,还以为是个什么稀罕玩意儿呢,王升有点生气,就顺手扔在了床上。

  “差点耽误老子上班,迟到了又要扣老子工资了”王升嘴里嘟噜着,匆忙穿上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鸡窝头就慌里慌张准备上班。“嘭!重重关门声响彻楼层,对于租来的房子王升从不爱护,反而故意的破坏自己心里才会觉得平衡。

  梁晓宇又搬家了,在Z城住的五年中这已经是第三次搬家了。房租不停地上涨,而工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像老牛耕地一样极不情愿的向前挪动一点,但永远赶不上已经失去缰绳野马般奔跑的物价。像我们这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市井小民,整日马不停蹄的追求着更高的生活质量,到最后却发现能够做的不过是拼命地压缩生活成本。为了降低生活成本,维持能够吃饱穿暖的日子,平凡的搬家也是无奈的选择。梁晓宇这额头上的汗珠不停地往外冒,刚擦掉又冒出,就像让人不胜其烦的狗皮膏药甩也甩不掉。推开窗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知道为什么脑袋中突然冒出一只哈巴狗伸着舌头哈气的模样,噗嗤一下被自己逗乐了,只不过这笑容背后的那颗心却微微有些泛酸。

  “那是咋了呀?”梁晓宇问。

  “你不知道啊,也就是半年前吧,房子后边有个建筑工地,旁边有个烧饼摊,每天都有很多工人去烧饼摊买烧饼吃,工人晚上干活很晚才下班,女孩儿为了多赚钱就每天很晚收摊,也不知啥原因有一天烧饼摊再也没有出现”

  “那我咋会知道呢,听说是一个多月后有人在建筑工地附近的废料场发现了一具已经腐烂并散发着恶臭的裸体女尸,经鉴定是女孩儿的尸体,是被**后杀死的”大婶表情凝重,语气略带惊恐。

  王升心里正疑惑顺眼看了一下快递精美的包装,心想说不定是个值钱的东西,加上爱占小便宜的性格,送到眼前的好事当然不能错过,装模作样的签了名就把东西收了。

  奇怪,自己并没有在网上订购物品啊,王升对自己的记忆力有绝对的自信。心里正嘀咕,发现包裹上写的地址A区七栋楼七楼西户正是自己住的地方,这是怎么回事?

  一抬头竟发现那个小女孩儿还站在原来的地方一动不动,依旧穿着粉红色的小棉袄,只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更像是深红色了,奇怪怎么变了颜色呢,下午还是粉红呢。

  下班后自己默不出声垂头丧气的回家了。

  梁晓宇越听越糊涂,隐约中又感到惊恐不安。便向大婶问起来龙去脉:“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梁晓宇飞快的跑到了楼下,走到楼后边才觉得这里阴凉阴凉的,楼前楼后像是两个时空,气温完全不在一个频道内,可能是这里人少,缺少人气,也可能是自己刚出完汗的原因吧,梁晓宇心里想着。便走到了烧饼摊跟前,看到旁边有个纸牌上写着几个毛笔字“一块钱一个”字迹很清秀,现在会写毛笔字的人不多了吧,梁晓宇心想。便摸出两块钱说:“我要两个烧饼。”女孩儿并没有应声,只是低头缓慢的把烧饼装进袋子里,梁晓宇顺势瞄了一下女孩儿,皮肤白皙的让人惊奇,精致的五官很是好看,虽然两人眼神没有交汇,但是能够察觉那眼神有一丝凄凉。只不过女孩儿一直不抬头看自己,拿过烧饼梁晓宇就上楼了。这天梁晓宇刚吃过早饭觉得肚子疼痛,跑到厕所一阵哼哈后觉得一身轻松,梁晓宇上厕所总会有个习惯,就是一定会回头看看马桶里自己的杰作,就像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孩子,看一眼以表留恋,然后再挥手告别。问题是,这次挥手后却无法告别了,冲水的按钮坏了,怎么按也没动静,看来只能找房东修理了,但总要先把自己的杰作处理掉吧。梁晓宇总有着惊人的创造力,居然找了个塑料倒袋,一把废勺.......一股恶臭迅速在房间内弥漫开来。房东很快就解决了问题,大概是房间内的臭味带来的动力吧。梁晓宇实在是觉得不好意思便提出要请房东吃晚饭。下午五点多,梁晓宇整理了一下准备出去定个饭店,走的时候看到窗户开着,想着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就去关窗户,顺便的向烧饼摊看了一下,女孩儿还在,来了一个妇女领着五岁左右大的孩子在买烧饼,那妇女没有给钱就走了,这两天梁晓宇每天都要去买两个烧饼,但发现女孩的钱盒子总是空空如也。突然觉得女孩儿太可怜,但来不及想太多梁晓宇关上门就走了。晚饭梁晓宇点的菜很丰盛,而且带来了自己平时不舍得喝的好酒,几个来回两个人便已经喝得面红耳赤,两眼发呆,说话也开始掏心掏肺了,梁晓宇便提到了那个卖烧饼的女孩儿,房东突然两眼一瞪,通红的脸蛋开始发黑,颤着嘴唇问了梁晓宇看到的场景。

  不过这次小女孩儿没有再跟自己说什么话。回到屋中陈升觉得自己头重脚轻好像整个人都虚脱了一样,就直接倒在了床上,难道自己是病了吗?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眼睛对着床紧挨着的墙壁,上面贴满了报纸,不经意间看到其中一张去年的旧报纸......标题是“父亲购置保温杯丢失精神病发作将七岁女儿从七楼摔下”,王升又看了一下内容中的地址-----A区七栋七楼西户!王升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不正是自己住的屋子吗,惊吓中慌忙打开屋子里所有的电灯,电视中正在播放新闻:今天下午两点钟左右家住A区七栋七楼西户的一名男子意外从七楼楼梯口坠下当场死亡,死者姓名王升......你是不是也收取过别人的快递

  梁晓宇听后目瞪口呆瘫倒地,脸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往下掉,踉踉跄跄回到家后惊恐的向窗外看去,烧饼摊已经不见了,只剩下远处废弃的建筑工地孤零零的被抛弃在荒野上,梁晓宇回去后像丢了魂似得坐在凳子上,抬起头却发现桌子上多了几块钱,这不正是自己卖烧饼的钱吗?突然间梁晓宇觉得肚子饿的难受......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