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卿执剑

作者:回首忘痛
类型:仙武 状态:完结编辑:北溟有鱼 在读:18881人
  是宿命,但是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几个素不相识的少年到底为何相聚在一起在一起,是情,是爱,种种错综复杂的感情,让他们该如何可以选择,是兄弟反目成仇,但是亲人离散,结局是悲但是喜,都在耐心的等待我们一步步的走一直这样,他们的旅程,你我的再次相遇,在此时了将他云蒙并没有去打扰自己的妹妹,而是扶着韩子凌向屋里走去,却只有韩子凌缓缓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孩感觉眼前的这个女孩好像似曾相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此刻已是跳的越来越快,每走一步都像无意识一般却不曾将目光离开,那个女孩好像也是感觉到有一道熟悉又陌生的目光向着自己投射了过来,她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哥哥,她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回过头来看见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眼睛不眨的看着...

君当执剑大杀四方  


君卿执剑最新章节



君卿执剑相关资讯

君卿执剑精彩情节

  “呼呼......总算跑出来了,这几天在家里一直呆着都快闷死我了,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的玩玩了。”一位富家打扮的公子哥一边用扇子轻轻的拍打着胸口一边时不时的向后看去,“总算没有追来快都累死我了,不行我得坐下歇会。”说着这位公子哥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在这电光火石时刻,一个奇迹突然出现只见那公子噌的一声跳了起来,然后就......然后.......“啊!啊嗷。。。。嗷。。。。。”一声尖叫便传遍了整个山谷,现在已是初夏,漫山遍野都已经开满了鲜花,一阵阵的花香随风飘散,小动物们都正在觅食,一只只的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一切都是那么美丽祥和,可是随着这声尖叫这原本的祥和美丽瞬间被打破,风儿悄悄的将这声音扩散顿时惊起了成片的鸟兽,正在天上飞的那可怜的鸟儿听到这声音之后本来是飞的好好的,可是当这个声音想起的时候都停顿了那么一刹那结果就齐刷刷的摔在了地上,“哎呦。。。。这什么啊。。。。疼死我了。。。。我怎这么倒霉啊,是谁把这东西放在这的啊。”这位公子歌一边拽着屁股上的捕兽夹咧着嘴看向四周,是想找出这个捕兽夹的主人可却是一无所获在身后捣鼓了半天终于把夹子弄了下来“嘶。。。。。啊嗷。。。。嗷嗷。。。。”一阵鬼哭狼嚎瞬时间传遍了整个山谷。“阿.....嘿.....终于抓住了.......我在这里等你等了都有好几天了,今天终于抓到你了,我看你还往哪里跑。”山谷深处一位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年身上背着一张弓,这把弓表面上看上去古朴无华,上面却豪刻着上古凶兽饕餮符文可见这张弓的来历定是不凡。少年轻轻地把弓从背上摘下来抽出一支箭悄悄的搭在弓上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处走去不一会就来到了这位倒霉的公子哥的不远处停下了脚步,用手中的箭瞄准了那个模糊的影子悄悄地拉动了弓弦刚准备要松手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影子突然蹦了起来而且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尖锐的狼嚎“嗷。。。。嗷。。。疼死我了。。。。。嗷。。。”少年一听不对,心想:这难道是一头狼,怎么愈看越像个人呢,不行我还是去看看吧。他缓缓的把箭从弓上放下来插在箭筒,向着前面的那头“狼”跑去,不多时就近到了“狼”的跟前,这才发现这哪是什么狼吗,明明就是一个人吗,他看着这位捂着屁股的少年公子哥讪讪的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这位公子你.......没事吧。”这个公子哥看着眼前的少年讪讪的模样就已经知道这个捕兽夹是眼前这个少年下的了,刚想要发作可是他感觉在这个少年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什么时候见过他一般他也很奇怪自己从来就都没有见过他,可却有一种特别熟悉而有奇怪的感觉,他自己也是想不起来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结果,干脆就不再去想了,那个少年看他有点愣神就又招呼了他一声:“公子.....公子.....”“奥,没事只不过就是一点皮外伤罢了,不用太过介意......嘶......”“公子你没事吧......要不你先到我家,因为我经常在山上打猎受伤总是难免的,而且小妹也是略懂医术,所以家里准备了一些疗伤药不如你先到我那里敷上一些缓解缓解一下伤势。”少年将这个公子哥小心的扶好有些歉意的问道,“那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再推脱就显得矫情了,那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吧。”少年搀扶着这位公子一边走一边跟这位公子聊着天:“哦对了,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看公子这身打扮想必一定是位大家少爷,怎会到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来呢?”“在下韩子凌,安平县人氏不知兄台尊姓大名”韩子凌如是问道。“奥,我啊,我叫云蒙,你叫我蒙子就行,别人都是这样叫我的,走了快去我家敷上一些药吧,不然你的伤口会感染的。”“好吧,那我们就走吧。”云蒙搀扶着韩子凌向自己来时的路走去。不一会他们他们来到一座不算太大的小木屋前,木屋的四周围满了用竹子扎的围墙,在这围墙里面开满了粉红色的桃花,屋外都是郁郁葱葱的竹林将这个小木屋严严实的包围着,这座小木屋坐落在这座山的半山腰处,向四周看去就再也没有了别的人家,一条由西向东的的羊肠小路缓缓地向上蔓延而来却并不显的怎么陡峭一些青苔将这条小路给覆盖,抬头向山上看去一片青翠蔓延了整座山,一眼望去到处都是成片成片的森林随风轻轻地摇曳着,一阵阵的清风略过鼻尖一抹淡雅的花香让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韩子凌不禁赞叹道“这里真的是好美啊,如果有一天厌倦了外面的生活,我一定会来这里定居,噢对了,这里怎么就这一处木屋啊,没有别的人家了吗?”韩子凌看向云蒙疑惑的问道,云蒙沉默了一会这才淡淡的说道“我从小就是孤儿,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爹娘,只剩下我和妹妹在一起相依为命,就一直住在这座小木屋里,打从记事开始我们就一直住在这里,也从来没见过又任何人来过这里,我偶尔下山打打猎来维持我和妹妹的生计,父亲在去世前留了一本医书,我不识字就把它给了我妹妹,她从小就爱学习,就学会了上面的部分医术偶尔我受伤的时候妹妹就会给我治伤,所以我的伤势就会好的很快,这也就是我要带你去我家里的原因了,不过说起来你还是来到我家里的第一个人呢。”“呵呵,这么说来我就是你家的第一个客人了,不会打扰到你吗,嘶......”“韩公子你没事吧,你还是跟我快进屋里去吧。”韩子凌本来是微笑着说的,后来就因为这一笑牵动了屁股上的伤,瞬时微笑就变成了呲牙咧嘴,手扶着云蒙,由着云蒙将他搀扶到院子里。当他来到院子里之后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一群色彩斑斓的蝴蝶正在院子里围绕一个大约十六岁左右的少女翩翩起舞,云蒙搀扶着韩子凌推开了木门走了进去,当韩子凌看到眼前的景象竟是痴了,看着这群蝶中曼舞的少女竟是那般的美丽清秀脱俗,好似那不小心被遗忘在凡间的仙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显现出一种淡雅高贵,两抹清秀弯眉,一双仿佛天边的星星,又好似刚被捞起的水晶宝石一般闪烁着晶莹光芒的眼睛,两片如樱桃般水嫩的薄薄香唇,一只挺翘琼鼻和一张如蚕丝般滑润,水蜜桃般水嫩,羊脂白玉般的色泽,从未沾染过一丝凡尘的面颊,每一个动作,每一抹微笑都会让人忘掉所有的烦恼,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祥和,一切事物都失去了应有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