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间柳声

作者:庸蓝
类型:仙武 状态:完结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5142人
  一路的风尘,平凡普通的武侠。本书之后位叫《柳声》,我不小心把作者帐号给忘了,因为再次传上一次。 云间柳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三年前临安府来了个操着大漠口音的刀客,一开始住在小鸳鸯胡同,嫖资耗尽之后在镖局混了个镖师的营生。这一晃三年,当年的镖师,因为活儿漂亮,走了几趟江南和漠北,几乎没有丢过镖,这可是了不得的事儿了。没点江湖名声,谁不敢动你镖车。这个刀客,赫然就是三年前五马聚义的老大,马奎风。一柄金环太岁刀,横走大漠。号称大漠马王。一是刀好,二是马壮,正统的汗血马,一夜走个六七百里跟玩儿似的。马奎风做了几年镖师,攒了点银子,加上其他几个商会襄助,就盘下了坐落城西的这个镇疆镖局,自己当起总镖头,...


云间柳声最新章节



云间柳声相关资讯

云间柳声精彩情节

  连清风自然不愿久留,黄镖头也自知方才那老刀客的功夫绝不是自己说的那般不堪,故也没和李镖头争辩。三人上马后直接驱马向着城门奔去,总算是在城门落下之前进了城。

  三年前临安府来了个操着大漠口音的刀客,一开始住在小鸳鸯胡同,嫖资耗尽之后在镖局混了个镖师的营生。这一晃三年,当年的镖师,因为活儿漂亮,走了几趟江南和漠北,几乎没有丢过镖,这可是了不得的事儿了。没点江湖名声,谁不敢动你镖车。这个刀客,赫然就是三年前五马聚义的老大,马奎风。一柄金环太岁刀,横走大漠。号称大漠马王。一是刀好,二是马壮,正统的汗血马,一夜走个六七百里跟玩儿似的。马奎风做了几年镖师,攒了点银子,加上其他几个商会襄助,就盘下了坐落城西的这个镇疆镖局,自己当起总镖头,流年倒也顺利,边疆几城兵荒马乱哪个买卖人不得有点大宗货物要运的,所以临安马家,倒也是渐渐的做出了名声,远了不敢说,临安方圆百里,除了官家,江湖人基本不会动马家的旗子。就这样又过了约莫十年光景,马家的生意倒也升平,马总镖头也成了临安府的大善人,自己几年间也很少走镖了,除了一些官家的镖或者大宗买卖偶尔走动一下,大部分时间都在修善堂开粥铺。平时也不甚得罪人,所以在府里从知府知州到贫民富贾对他皆是敬重。英雄行事果然磊落豪迈。而当年他从烟花之地赎身出来的姑娘凝墨,也帮他生了个大胖小子,生意升平老来得子,一时间风光无两,渐渐有了退隐之心。又过了几年,马大善人年近五十,虽然看起来还是龙行虎步一身练武人的气概,但是岁月不饶人,总镖头的担子总归是扔给大徒弟连清风了。这日,马奎风正在后院逗鸟,十五六岁的儿子在院子当中扎着马步背诵少林俗家弟子的行气诀。二徒弟张天烁走了进了。“总镖头。”马奎风略微回头看了一眼“说了多少次,叫师傅。”天烁傻笑了一下“这不是习惯了嘛,再说大师兄也不让我叫他总镖头”“哈哈,你们两个臭小子。”马奎风停下手里的事,回头看着二徒弟。顿了顿,接着说“说吧,找我什么事。”“镖局前日接了文豪古品店的一趟镖,号称海内孤品绾清老人的《千里牧》。”“就这事?”“对,就这事。”马奎风略微奇怪的看着徒弟,“就这事,你和你师兄商量一下多找几个硬手不就行了,这点事和我说干什么,我又不是镖师。”“师傅说的是,可是,这托镖的人,黄李两位师傅要的价,有点高。”“这两个老东西,有钱就花在了鸳鸯楼,再多银子也一样。这样吧,去和他们说,就说我说的,老规矩再多加一人五十两。”“谢谢师傅,就等您这句话呢。”“兔崽子,还不快去。”马奎风笑骂道。“好嘞。”“等等。”“师傅还有什么吩咐?”马奎风微微皱着眉低声念叨了几句,然后开腔道“你和你师兄,你们俩商量一下,看你们俩谁去跟这趟镖吧。文豪的东家老徐和我也有几年交情了,咱们仰仗人家才有口饭吃,该做足的都做足啰。银子老徐是不会多和我计较的。”“好嘞。”张天烁答话间已经出了**奔着后门去了。“臭小子”马奎风笑道。

  “我怎么会知道?因为我二十年前正是受雇于马帮,来往东西,北胡进犯那夜我正是在并州城中,半夜里喊杀声冲天,那时年轻气盛,又加上有功夫傍身,所以偷偷翻过城墙去查探了一下。虽然并没有看见欧阳斥怒杀胡兵的神勇,但正好撞见欧阳斥与曹月门碰面。说来可笑,虽然当时藏得远,但怎么可能不被这两大高手撞见。只是他们见我是汉人侠士,也没有为难我罢了。故此他们约战一事,除他二人外,也许天下间只有我知晓了。”

  “你是说,他们明天真会将咱们的镖品奉还?”连清风一脸狐疑。

  紫金城往东十里,紫金山,山阴临帝江。是夜,山脚江边“素飞亭”,亭中石桌不知所踪,一方汉白玉雕龙棋盘端放正中,棋盘左,一男子,黑衣华服盘膝坐于一席之上。棋盘中,男子落子,黑子。白子,大龙已逝。并州城外百里,一个身影孤单立于沙梁之上,身子半蹲,身旁一刀,背厚刃有半人长柄上缠着凌乱的带血麻布条,血已凝,握处一个手印纤细而清晰。背对着月,影子被拉长到对面沙梁,那里,隐有马蹄声震。“来了吗。”紫金山,那个男子,那盘棋,并无他人,男子缓缓拈起一白子,落定。马蹄声由远及近,沙梁之上的影子被一点点拉长,刀的主人默默站起,握刀。对面沙梁上铁骑身影隐约可见。帝都长安,大内,御书房,油灯未媳。安惠帝,本朝圣上,龙眉紧锁:“他终究还是来了。”大将军岳骁跪于案下阶上“臣惶恐。”安惠帝似是自言自语:“用,还是不用呢?”,一内伺快步走入书房,跪下,“陛下,幽并总督贺飞年八百里加急。”内伺偷眼望了一下跪在身旁的大将军继续说“叛王张亦尘勾结北胡王乌塔,北胡游鹰骑六万余众,前部一万精锐已越长城,离并州城不过三百里。”内伺说完,伏地不语。“乌塔!枉朕一片心血远嫁灵霏公主于他,望结两家百年之好,这个卑鄙。。。”安惠帝话未说完突然哽住,跌坐回龙椅,手指北方久久不语。

  “不瞒你说,我也就是侥幸见过二十年前的天刀前辈。那时他便是脸容普通,无法牢记。过了这么些年,今日那老者虽然我不敢看他的脸,但他的气势我断定十有八九就是天刀前辈。”

  “那好,天刀欧阳斥,你总听过吧。”

  黑衣人望向华服少年坚定而轻微的点了点头。

  “竟是如此?!李镖头,可你。。。。”

  “如果我没猜错那老者来路的话,那当是不成问题。”

  半晌,那华服少年开口道:“老黑你有把握?”

  连清风下马走至凉亭前拱手道:“前辈,这画?”

  “自然是知道的,只是那时我年龄尚小。并不曾记事。”

  连清风急忙上前:“前辈有何示下。”

  连清风回头向黄李二位镖头苦笑道:“这可如何是好,虽说这暂借算不得劫镖,方才那二位前辈又不似奸恶之人。但咱们可怎么向货主交代啊。”

  “原来如此,李镖头你竟然和前朝两大高手都打过照面。那你应该认得今天那黑衣老者是否是欧阳老前辈才是啊。”

  “看在我们两个老头的份上,你们这镖品暂借于我,明日此时,还在此地。原物奉还。”

  “公子,有些话,可能是我老李多想了。但是说给你听听,说不得那幅画还有转机。”

  “欧阳斥,那自然听过,天降刀客欧阳斥一人拦下万余游鹰骑,阻北胡于并州城外。”连清风一脸疑惑“可这欧阳前辈据我所知二十年前一战之后入了北边的荒原离漠,再无人见过了。虽然今天这老者自称名为斥,但怎么可能是天刀前辈。”

  李镖头望着连清风的背影,眉毛蹙了又蹙,终是走向连清风的房间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