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顾倾城雪小说

作者:东泽长宫主
类型:短篇 状态:已完结编辑:朱唇点点醉 在读:10604人
  年城雪苏裴珩小说叫做《一顾倾城雪》,又名《与帝长诀》,作者:东泽长宫主,提供年城雪苏裴珩小说阅读。一顾倾城雪小说讲述:年城雪被人诬陷成为了妖妇,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阴谋而已。而苏裴珩这个她深爱着掌握着天下人生死的男人竟然亲手将他们的孩子打掉了。他们之间唯一的纽带也断裂了。我仰头看他,只觉得一腔委屈无法诉说,喉咙哽涩,“皇上,臣妾绝无半点害人之心哪,还请皇上明鉴。”。...

一顾倾城顾萋萋苏夜小说  桑榆江柏一顾倾城的小说  青春有你2一顾倾城 小说  一顾倾城顾南夏 简介  一顾倾城人再顾倾人国  一顾倾城小说在线阅读  一顾倾城作者  一顾倾城的生肖  


一顾倾城雪小说最新章节



一顾倾城雪小说相关资讯

一顾倾城雪小说精彩情节

我仰头看他,只觉得一腔委屈无法诉说,喉咙哽涩,“皇上,臣妾绝无半点害人之心哪,还请皇上明鉴。”

我的语气,是连自己也不相信的平静。

仿佛永远醒不来的沉睡中,一股说不出的力量把我往最黑暗的深处扯,有往事在我的脑海里浮起,像走马灯一样,旋转中一幅幅画面映入眼帘。

公府是有和皇室联姻的传统,当时皇后嫡出五皇子是皇位最有希望的继承者。

苏裴珩冰冷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似乎有一丝松动,可还是吐出薄凉的话,“你这样阴险狠毒又善妒的女人,简直一无是处,还有什么可说的?行刑!”

因此公府已早早把年沐月许给了五皇子,苏裴珩来提亲,我不知道他要娶的是年沐月,以为他是兑现承诺来了,激动得饭也吃不下,终于如愿以偿地嫁给她。

一个身影从宫外进来,我感受到了凛冽的气息,还没有来得及下床,苏裴珩就走进了房间,星儿要扶我下去,我用手肘支开她的手,脸上带着笑意,“臣妾手也废了,容貌也毁了,这副身子也不知道何时能好起来,皇上实在没有必要到臣妾这儿来,以免沾染了晦气。”

“娘娘,娘娘啊……”

他多疑,所以凡事都要求个明白才放心,我在王府中三年,早就摸透了他的性子。

他爱年沐月,即使知道她错了,可还是无条件地偏袒着她,他讨厌极了我,我无辜,他也可以随意诬陷和践踏。

我是阳夔公府大房长女,出生的当晚,六月的凰城飞雪,一夜城白,母亲请来算命先生,先生说我的人生会有一道生死劫,渡过则生,渡不过则殒,母亲说先生端详着我,眼里有惊喜之光闪烁,因此她并不怎么担忧,我一定能从劫难里涅槃。

苏裴珩的眼里闪过一丝受挫,怎么,难道他也知道,是年沐月陷害我吗?想到这个可能,我的一颗心,宛如跌入了冰窖。

年沐月俯身,嘴角噙着一抹妩媚的笑容,缓缓摸着我的手,“姐姐的这双手可是凰城数一数二的好手呢,论舞姿,论弹琴,谁能比得上姐姐?我若是姐姐,必然会用心保护这双手,可姐姐却被嫉恨蒙住了眼睛,真是可惜呢。”

年城雪苏裴珩小说名字叫做《一顾倾城雪》,作者:文笔娴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一顾倾城雪东泽长宫主小说阅读,实力推荐。一顾倾城雪小说精彩节选:我呆呆地看着苏裴珩,华衣锦服,姿容清绝高贵,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雍容优雅,就如同我当年见他时的模样。

他显然是不会相信我一丝一毫,方才的事情,我确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可若是年沐月伤了我,他会不会觉得是我活该?

我痛到晕厥,在他的眼里,只是皮肉之苦么,我感到说不出的讽刺,笑容收敛,朝他行虚虚一礼,“臣妾,谢皇上恩典。此番是臣妾嫉妒皇后受宠,所以才产生恶念,趁机伤了皇后,臣妾这般恶毒的女人,该凌迟,滚油锅才能抵罪。”

年沐月是二房所出,公府后辈只有我们两个女子,因为我传闻不堪,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从小我就羡慕她,苏裴珩的承诺是我唯一的安慰,没想到在情爱上,我同样输给了年沐月,只是我输了就输了罢,她何苦要对我赶尽杀绝?

苏裴珩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朕问你,你说若是当年,若是什么?”

夹子套在我的手上,我死死地盯着年沐月,冷笑,“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呆呆地看着苏裴珩,华衣锦服,姿容清绝高贵,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雍容优雅,就如同我当年见他时的模样,可谁也无法想象他这样的男子,会对一个无辜的妃子这般残忍。

  • 确是跳&他会不

    他显然是不会相信我一丝一毫,方才的事情,我确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可若是年沐月伤了我,他会不会觉得是我活该?

    2021-01-26 11:29:23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的额&我的脖

    可是婚后三年受的都是冷眼,他总是厌恶地盯着我的额间鸢尾花,甚至掐住我的脖子,说若是我影响他的大计,他要我陪葬。

    2021-01-26 05:10:29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惨&前一黑

    夹子猛地收紧,一道穿心的痛传来,我惨叫一声,仰头看着这烟花绽放的璀璨夜空,泪水模糊我的眼眶,我椎心泣血地大笑,“若是当年,若是……”话未说完,眼前一黑,人就晕厥了过去。

    2021-01-24 02:57:31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年沐&如愿以

    因此公府已早早把年沐月许给了五皇子,苏裴珩来提亲,我不知道他要娶的是年沐月,以为他是兑现承诺来了,激动得饭也吃不下,终于如愿以偿地嫁给她。

    2021-01-24 11:53:1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报,&到。”

    夹子套在我的手上,我死死地盯着年沐月,冷笑,“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2021-01-25 05:08:1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